中共安徽財經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
                    安徽省監委駐安徽財經大學監察專員辦公室
                    主辦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

                    警鐘 | “全家腐”的“何二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發布時間:2022-04-29???? 發布者:李春旭???? 閱讀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違紀違法事實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勇,男,漢族,曾任重慶市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9月,何勇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經查,何勇背棄理想信念,背離初心使命,喪失紀法底線,對抗組織審查;熱衷于江湖義氣,甘于被“圍獵”,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安排的宴請等活動,違規收受禮金,違規干預和插手工程項目發包,違規干預司法活動;政商關系“不清”,亦官亦商,官商勾結,違規經商辦企業;長期參與賭博,家風敗壞,開設收錢辦事的“夫妻店”;大搞權錢交易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行政審批事項、承攬工程項目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,并非法收受巨額財物,涉嫌受賄犯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3月,何勇被開除黨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懺悔書節選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用我之教訓,警示世人;我用我之余生,為罪行“買單”!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信念坍塌,異化錯位權力觀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我的職務職級在提升,理論學習卻在不斷放松,自律要求不斷降低,我發現商人老板、下屬干部都看我臉色,自己說話管用,便開始利用手中權力夾帶“私貨”。另一方面,因我在璧山、合川、沙坪壩三地任職15年的“常務”,被朋友戲稱“老常務,差半步”,自己也認為“論能力是夠格的,論做事也沒少干”,心態便逐漸失衡,怨氣逐漸產生,不僅不感恩組織,反而認為是組織虧欠于我。思想逐漸滑坡,認為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,權力好使、辦事方便,老婆孩子都沾光。信仰信念已逐漸坍塌,權力觀已異化錯位,逐漸熱衷于與老板打交道,有求必應,迷戀上權力帶給我的面子、金錢和快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心無敬畏,大言不慚   “掐蒜苗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常給他們講,“蔥蔥蒜苗掐點,偷雞摸狗莫來”,意思是吃吃喝喝沒事,紅包禮金可以,大“坨坨錢”莫拿。我以為這樣能防止犯大錯誤,但是我錯了。迎來送往多了,見慣了老板們財大氣粗、紙醉金迷的生活,我的消費觀也在發生變化,衣服、皮帶、鞋子都追求名牌,老板們要送我自然也選擇名牌。在“溫水煮青蛙”過程中,我發現,收5千元紅包與收5萬元,也就是人民幣后面多一個零而已。久而久之,就對黨紀國法失去敬畏之心,什么廉潔紀律、生活紀律、工作紀律通通拋之腦后。2002年下半年,某個體老板送給我15萬元,這是我第一次收“坨坨錢”,“偷雞摸狗莫來”的底線就此突破。之后一發不可收拾,辦公室、車庫、餐廳包房都成為我收受賄賂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“袍哥”習氣,官威霸氣“何二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骨子里有“袍哥”習氣,講江湖義氣,喜歡結交朋友,滿足于前呼后擁,肯幫忙、愛辦事,不拘小節。因我的行事做派,有人給我起綽號“何二爺”。我認為,“何二爺”這個名字很霸氣,能顯示自己的官威,很受用,很享受,樂在其中。商人老板愿意結交我,我也樂于混跡于他們當中,身邊總有那么些商人老板如影隨形,請托辦事,我都不遺余力?!芭鄹缛思医^不拉稀擺帶”。幫忙辦事,只講感情,不講原則。我利用職權幫了老板們大忙,他們自然對我感激不盡,接受老板們的吃請是常事。我還迷上了麻將賭博,在區縣下班后要打,周末回主城后要打,老板們投我所好,只要我一個電話約定暗號“學習文件”,老板們都會應邀而至。在吃請、賭博、送紅包、再到送“坨坨錢”的步步“圍獵”下,我徹底敗下陣來。受老板們江湖習氣、“袍哥文化”影響,我辦事不講規矩,只認“兄弟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四、家風破敗,默契開設“夫妻店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妻子到區縣看我或者我回到主城后,只要有商人老板吃請飯局,我一般都會帶上她,耳濡目染,眼界大開??磻T了老板們吃大餐、開豪車,看多了飯前飯后送紅包、收禮金,慢慢地她變得拜金、虛榮,對金錢越來越感興趣,習慣于商人老板稱她為“二嫂”,吃穿講品牌更不在話下。一些商人老板看到我對妻子的縱容,看到“二嫂”對錢的癡迷,就尋思走“夫人路線”。她收錢后,也會給我說某某拿來多少多少,我則默認。我覺得妻子用這種方式收錢,比我直接收錢更安全。我給老板幫忙當“辦事機”,妻子收錢當“點鈔機”,默契配合,開起“夫妻店”。有時我在外面收的現金,也拿回交給妻子,她也心領神會,拿著這些錢去高消費和投資放貸做生意。隨著財富不斷累積,妻子儼然一副“官太太”、“富婆”的做派,生活越來越奢靡。我對兒子也失管失教,讓他跟著商人“朋友”學做生意、跑項目。少數老板也“圍獵”他,給他送錢,我也都知情,但我也予以默許,從未制止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慘痛教訓,告誡世人“莫伸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被留置后,我賭咒發誓“一不貪財、二不好色,請組織大大方方地查”,認為“只要我不說,你拿我沒辦法”,拒絕組織的挽救?,F在想來是多么可笑,自以為是、自作聰明?,F在,我知道自己徹徹底底地錯了,我的行為嚴重損害了黨員領導干部形象,我愧對組織的良苦用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,也以我的血淚教訓告誡廣大黨員領導干部,要牢記初心使命、入黨誓言,審慎對待手中權力,永遠記得自己從哪里來,自己要到哪里去,時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勵。要管好親屬和身邊人,筑好家庭廉潔的“防火墻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案例剖析

                    家風是社會風氣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家風建設中,領導干部自身的表率、示范、帶動作用至為關鍵。然而,何勇不僅自己貪腐,還一手把妻子帶入了紙醉金迷的“名利場”,使其一步步沉淪為“貪內助”。上行下效,兒子也被商人老板“圍獵”,成為“全家腐”的典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勇袍哥習氣深重,“愛交朋友肯幫忙”,喜歡前呼后擁,被人稱為“何二爺”,他對這個稱謂也樂在其中。周圍的商人老板認為“何二爺”辦事很“耿直”,非常愿意結交他。何勇曾長期在區縣工作,感覺對妻子有虧欠,因此每次參加商人老板的吃請都會帶上她。妻子吃慣了大餐、坐慣了豪車、看慣了紅包禮金,耳濡目染之下心態逐漸變化,熱衷于“二嫂”這個頭銜,成為何勇收錢的“點鈔機”。何勇妻子在外面大肆收受現金、干股,拿這些錢出去投資放貸、做生意,甚至找自己同學當“白手套”代持股份。何勇則認為通過妻子收錢比直接收錢“更加安全”,對此心領神會、默認默許。家庭財富不斷積累,生活自然越發奢靡。在父母“言傳身教”下,何勇兒子也利用父親影響力在外跟商人老板“打成一片”,大肆收受財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勇的妻兒在“前門”收錢,何勇則為商人老板的請托事項“大開后門”,各種違紀違法行為嚴重敗壞了當地政治生態,嚴重制約了一方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;積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黨員領導干部要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風,嚴格對照相關要求,從自身做起、從家庭做起,帶頭明大德、守公德、嚴私德,修身齊家、勤儉持家,從嚴管家、以德治家,做到個人不失范、配偶不失管、子女不失教、家風不染塵,真正讓家成為厚德之所、溫馨港灣,以好家風帶動形成良好黨風、政風、民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(重慶市紀委監委 ||  責任編輯  郭興)


                    警鐘 | “全家腐”的“何二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時間:2022-04-29瀏覽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違紀違法事實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勇,男,漢族,曾任重慶市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9月,何勇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經查,何勇背棄理想信念,背離初心使命,喪失紀法底線,對抗組織審查;熱衷于江湖義氣,甘于被“圍獵”,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安排的宴請等活動,違規收受禮金,違規干預和插手工程項目發包,違規干預司法活動;政商關系“不清”,亦官亦商,官商勾結,違規經商辦企業;長期參與賭博,家風敗壞,開設收錢辦事的“夫妻店”;大搞權錢交易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行政審批事項、承攬工程項目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,并非法收受巨額財物,涉嫌受賄犯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3月,何勇被開除黨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懺悔書節選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用我之教訓,警示世人;我用我之余生,為罪行“買單”!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信念坍塌,異化錯位權力觀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我的職務職級在提升,理論學習卻在不斷放松,自律要求不斷降低,我發現商人老板、下屬干部都看我臉色,自己說話管用,便開始利用手中權力夾帶“私貨”。另一方面,因我在璧山、合川、沙坪壩三地任職15年的“常務”,被朋友戲稱“老常務,差半步”,自己也認為“論能力是夠格的,論做事也沒少干”,心態便逐漸失衡,怨氣逐漸產生,不僅不感恩組織,反而認為是組織虧欠于我。思想逐漸滑坡,認為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,權力好使、辦事方便,老婆孩子都沾光。信仰信念已逐漸坍塌,權力觀已異化錯位,逐漸熱衷于與老板打交道,有求必應,迷戀上權力帶給我的面子、金錢和快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心無敬畏,大言不慚   “掐蒜苗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常給他們講,“蔥蔥蒜苗掐點,偷雞摸狗莫來”,意思是吃吃喝喝沒事,紅包禮金可以,大“坨坨錢”莫拿。我以為這樣能防止犯大錯誤,但是我錯了。迎來送往多了,見慣了老板們財大氣粗、紙醉金迷的生活,我的消費觀也在發生變化,衣服、皮帶、鞋子都追求名牌,老板們要送我自然也選擇名牌。在“溫水煮青蛙”過程中,我發現,收5千元紅包與收5萬元,也就是人民幣后面多一個零而已。久而久之,就對黨紀國法失去敬畏之心,什么廉潔紀律、生活紀律、工作紀律通通拋之腦后。2002年下半年,某個體老板送給我15萬元,這是我第一次收“坨坨錢”,“偷雞摸狗莫來”的底線就此突破。之后一發不可收拾,辦公室、車庫、餐廳包房都成為我收受賄賂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“袍哥”習氣,官威霸氣“何二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骨子里有“袍哥”習氣,講江湖義氣,喜歡結交朋友,滿足于前呼后擁,肯幫忙、愛辦事,不拘小節。因我的行事做派,有人給我起綽號“何二爺”。我認為,“何二爺”這個名字很霸氣,能顯示自己的官威,很受用,很享受,樂在其中。商人老板愿意結交我,我也樂于混跡于他們當中,身邊總有那么些商人老板如影隨形,請托辦事,我都不遺余力?!芭鄹缛思医^不拉稀擺帶”。幫忙辦事,只講感情,不講原則。我利用職權幫了老板們大忙,他們自然對我感激不盡,接受老板們的吃請是常事。我還迷上了麻將賭博,在區縣下班后要打,周末回主城后要打,老板們投我所好,只要我一個電話約定暗號“學習文件”,老板們都會應邀而至。在吃請、賭博、送紅包、再到送“坨坨錢”的步步“圍獵”下,我徹底敗下陣來。受老板們江湖習氣、“袍哥文化”影響,我辦事不講規矩,只認“兄弟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四、家風破敗,默契開設“夫妻店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妻子到區縣看我或者我回到主城后,只要有商人老板吃請飯局,我一般都會帶上她,耳濡目染,眼界大開??磻T了老板們吃大餐、開豪車,看多了飯前飯后送紅包、收禮金,慢慢地她變得拜金、虛榮,對金錢越來越感興趣,習慣于商人老板稱她為“二嫂”,吃穿講品牌更不在話下。一些商人老板看到我對妻子的縱容,看到“二嫂”對錢的癡迷,就尋思走“夫人路線”。她收錢后,也會給我說某某拿來多少多少,我則默認。我覺得妻子用這種方式收錢,比我直接收錢更安全。我給老板幫忙當“辦事機”,妻子收錢當“點鈔機”,默契配合,開起“夫妻店”。有時我在外面收的現金,也拿回交給妻子,她也心領神會,拿著這些錢去高消費和投資放貸做生意。隨著財富不斷累積,妻子儼然一副“官太太”、“富婆”的做派,生活越來越奢靡。我對兒子也失管失教,讓他跟著商人“朋友”學做生意、跑項目。少數老板也“圍獵”他,給他送錢,我也都知情,但我也予以默許,從未制止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慘痛教訓,告誡世人“莫伸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被留置后,我賭咒發誓“一不貪財、二不好色,請組織大大方方地查”,認為“只要我不說,你拿我沒辦法”,拒絕組織的挽救?,F在想來是多么可笑,自以為是、自作聰明?,F在,我知道自己徹徹底底地錯了,我的行為嚴重損害了黨員領導干部形象,我愧對組織的良苦用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,也以我的血淚教訓告誡廣大黨員領導干部,要牢記初心使命、入黨誓言,審慎對待手中權力,永遠記得自己從哪里來,自己要到哪里去,時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勵。要管好親屬和身邊人,筑好家庭廉潔的“防火墻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案例剖析

                    家風是社會風氣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家風建設中,領導干部自身的表率、示范、帶動作用至為關鍵。然而,何勇不僅自己貪腐,還一手把妻子帶入了紙醉金迷的“名利場”,使其一步步沉淪為“貪內助”。上行下效,兒子也被商人老板“圍獵”,成為“全家腐”的典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勇袍哥習氣深重,“愛交朋友肯幫忙”,喜歡前呼后擁,被人稱為“何二爺”,他對這個稱謂也樂在其中。周圍的商人老板認為“何二爺”辦事很“耿直”,非常愿意結交他。何勇曾長期在區縣工作,感覺對妻子有虧欠,因此每次參加商人老板的吃請都會帶上她。妻子吃慣了大餐、坐慣了豪車、看慣了紅包禮金,耳濡目染之下心態逐漸變化,熱衷于“二嫂”這個頭銜,成為何勇收錢的“點鈔機”。何勇妻子在外面大肆收受現金、干股,拿這些錢出去投資放貸、做生意,甚至找自己同學當“白手套”代持股份。何勇則認為通過妻子收錢比直接收錢“更加安全”,對此心領神會、默認默許。家庭財富不斷積累,生活自然越發奢靡。在父母“言傳身教”下,何勇兒子也利用父親影響力在外跟商人老板“打成一片”,大肆收受財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勇的妻兒在“前門”收錢,何勇則為商人老板的請托事項“大開后門”,各種違紀違法行為嚴重敗壞了當地政治生態,嚴重制約了一方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;積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黨員領導干部要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風,嚴格對照相關要求,從自身做起、從家庭做起,帶頭明大德、守公德、嚴私德,修身齊家、勤儉持家,從嚴管家、以德治家,做到個人不失范、配偶不失管、子女不失教、家風不染塵,真正讓家成為厚德之所、溫馨港灣,以好家風帶動形成良好黨風、政風、民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(重慶市紀委監委 ||  責任編輯  郭興)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安徽省蚌埠市曹山路962號安徽財經大學東校區1號辦公樓南三樓???電話、傳真:0552-3171171 版權所有:中共安徽財經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、安徽省監委駐安徽財經大學監察專員辦公室
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安徽省蚌埠市曹山路962號安徽財經大學東校區1號辦公樓南三樓 版權所有:中共安徽財經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、安徽省監委駐安徽財經大學監察專員辦公室
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色欲一级毛片